历史上有没有令人痛恨的发明?

问:历史上有没有令人痛恨的发明?

历史上中国的女子缠足,可以说是一种最痛恨的发明。缠足其实就是封建社会特有的一种装饰陋习,人们在对小脚的畸形欣赏中,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演变成一种畸形文化。

我见到的缠足小脚老奶奶

她的名字我记不清了,就叫她小脚老奶奶吧。她从解放前嫁到我们村,在就没有回过一次娘家,自从来到我们村,她的活动范围就是她长期居住的那几孔窑洞和门前不大的院落。不是有人限制她的自由,而是我们村位于陕北黄土高原千沟万壑的大山之中。每户人家都居住在山的半山腰,在这种地理环境中,她那双小脚能走出自己的院子吗?

记得小时候,我每次到同学家玩,都会看到小脚老奶奶在院子中活动。当时她大约八十多岁,手里杵着个木棍,穿着整洁,梳妆朴素大方,头发向脑后盘起,用发网罩住,插个簪子,裤脚紧紧地扎着,穿着黑色圆口尖脚鞋,脚背高高隆起,走起路来步子很小,颤巍巍的。她总是面带微笑,到秋季,有时候还把熟了的红枣给我们吃。



听我母亲说,小脚老奶奶是大户人家的姑娘,年轻时很漂亮,手巧,针线活做的很好。当我问起她的脚怎么会绑成那个形状,我母亲说封建社会许多女孩子四、五岁就开始缠足,裹足很痛苦,人常说“裹足一双,眼泪一缸”。我的姥姥小时候也缠过足,可缠的时间不长就解开了,在没绑过。我真替姥姥感到高兴,同时也替小脚老奶奶感到难过。封建社会发明的这种审美整脚“刑具”,让她身心受到极大的痛苦,同时也禁锢她一生的自由。也许小脚老奶奶没这么想过,因为,我每次看到她时总是面带微笑。

缠足在封建社会为什么能够盛行?

一、古代女子缠足最早开始于宋朝皇室与官僚贵族阶层。以后,此风从宫内传向宫外,首先成为首都妇女的一种象征。

二、古代文人墨客的大力宣传。

古代的宣传工具就是书籍和语言传唱,最早歌咏女子缠足的词是宋代苏东坡写的《菩萨蛮》,明代唐伯虎也写过一首《咏纤足徘歌》。在文人的夸赞下,缠足风开始盛行,马上全国各地开始效仿。居然还出现了一些“研究”缠足的专家,其中最有名的是清朝的方绚,他自称“香莲博士”,写成了一篇《香莲品藻》的文章,费劲心机地把小脚划分为五式、九品、十八种,分别进行仔细品味和赞赏。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他这种恋足的变态狂,写这种文章会让他名声大震。由此可见,文人的宣传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三、小脚成为古代男子的择偶标准。

古代青年男子娶老婆,首先以女子小脚为美,一个女子的长相,身材再好,如果有一双大脚,就会被人耻笑,找不到好丈夫,可能嫁不出去。所以,古代女子为了找到“金龟婿”,纷纷缠足。



其实,中国的女子缠足跟现在社会女子穿高跟鞋有异曲同工之妙,就是站起来亭亭玉立,走起路来挺胸扭臀。

在世界上畸形文化很多,例如:非洲有些名族的女子以嘴大为美,于是设法把嘴唇拉大;有的以颈长为美,于是用环把头垫高;把新衣服做旧,有意在衣服上磨破许多洞,所为的“乞丐装”。所以人们要正确审视真正美的事物,不要盲目效仿。

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发明也是一般,用的好自然受人喜欢,用的不好则受人痛恨;既有来自天使的馈赠,也有来自恶魔的创造,比如说专门折磨人的刑具。

刑具,本身就是用来拷问审讯,让受刑者在精神上和肉体上遭受巨大的摧残。这里简单的介绍一下中外古代邪恶的创造。

古代中国创造之一——木马铁莲花

古代中国有一种残忍的酷刑,专门针对那些“不守妇道”的女人,名叫木马铁莲花。通常让那些“不守妇道”的女人骑在木马上,在官差对其审讯时,如果不将所犯罪行全部交代,官差就会命令衙役转动木马之上的旋转铁莲花,对女子下体进行折磨。

在铁莲花转动之时,甚至能把下体的肉绞下来,所以女子往往疼痛难忍,哀嚎不断,出现晕厥甚至死亡。

古代中国创造之一——车裂之刑

车裂之刑,是中国古代一种极其残酷的刑罚,每当提及,足以令人谈虎色变。所谓车裂,就是在受刑者的头颅和四肢套上绳索或铁链,分别绑在五辆马车上,分别向五个不同方向拉,将受刑者的身体硬撕裂为六块,故名车裂,又称五马分尸。

要知道用利器将人的头颅和四肢分别砍下来都被费不少功夫,更何况靠拉的,过程中受刑者所受之苦可想而知,著名的商鞅和彭越均死于车裂。

中国古代的酷刑虽然让人谈虎色变,但论折磨人,中世纪欧洲才是个中好手、炉火纯青。

中世纪欧洲邪恶创造之一——纽伦堡的铁处女

铁处女是一个铁质的人型塑像,其内部和门上都布满尖刺。将犯人置入,再将门关上之后,犯人就会同时被数十根尖刺刺穿全身,哀嚎不断,而且其狭窄的内部空间会加剧受刑者的痛苦,在恐惧和黑暗中慢慢鲜血流尽而亡,这就是所谓死亡的拥抱。
几日之后,当受刑者死亡后,行刑者就会打开铁处女下的暗门,受刑者的尸体就会掉落地道,而地道尽头是一排排滚动的刀刃。从高处落下的尸体结合锐利的刀刃,就会瞬间将尸体切成碎片,流入莱茵河。真是歹毒至极的刑罚。

中世纪欧洲邪恶创造之一——刺刑

顾名思义,所谓刺刑,就是找一根削尖了的木棒,从受刑者的肛门刺入,一路向上再从受刑者嘴部或胸腔刺出。幸运的话,受刑者会在过程中就死去;如果运气真的很背,就会在难以忍受的痛苦在存活数天后过世。

中世纪欧洲邪恶创造之一——女巫的椅子

在中世纪的欧洲,女巫被视为恶魔的盟友,是邪恶的一方,于是掀起一波又一波的猎女巫潮,女性遭到了极其严酷的迫害。在德意志巴伐利亚一座人口只有6000人的小城班贝克,在五年之内竟有500名女性被认定为女巫葬身火海,同期另一座人口相近的小城维尔茨堡有900名女性被杀。女性一旦被认定为是女巫,就不再享有辩解和聘请律师的权力,唯一的罪证就是被屈打成招的口供。而为了将受害者屈打成招,当时的人们发明了很多酷刑,女巫的椅子便是其中之一。
所谓女巫的椅子就是
一把布满铁钉的椅子,行刑之时,受害者会被剥光衣物全裸坐在椅子之上,双手双脚均被牢牢固定,整个过程中受害者惨叫不断。如果受害者难以忍受,承认自己是女巫,则会被认定为女巫处死。如果受害者挺了过来,按照当时的认知,女巫由于被施了魔法,所以对疼痛不敏感。所以即便受害者挺了过来,也会被认定为女巫处死。

在14世纪到17世纪的欧洲,大行猎巫行动,数十上百万人被认定为女巫被杀,而且生前还在监狱中经受毒打酷刑和狱卒的侵犯,欧洲中世纪的血腥邪恶和黑暗可见一斑。

人有好坏,发明也有正义和邪恶。说起发明,与人们的印象不同,人们往往感觉,搞发明创造的都是文质彬彬的学者,是在推动社会进步。实际上,还有很多来自恶魔的创造,有些发明,是专门为折磨人而生。

这里介绍一下欧洲中世纪一些邪恶发明。说起中国古代酷刑,人们说什么炮烙、凌迟、砍头之类的。事实上,欧洲中世纪才是玩各种酷刑的行家里手。

欧洲中世纪发明之——开花梨

下面图中的东西,感觉是不是一个不错的工艺品?精美的花纹,上档次的工艺。你要这样想就错了,再往下看,下面是打开的状态。转动后面的手柄,前端木头就会撑开。它有一个很文雅的名字,叫做“开花梨”。木头花瓣撑开,就像梨花花瓣开放。

它是做什么用的呢?估计很多人已经猜到——把它塞到犯人嘴里,一直往开撑,可以把犯人牙齿挤到崩断,直到下巴都掉开。当然啦,欧洲的古人还有更邪恶的用法,用它来对付犯人的菊花。想想都一身鸡皮疙瘩,估计没人有心思去试试。

欧洲中世纪发明之——脖子捕捉器

顾名思义,就知道是用来套脖子的。看形状,就能想象到发明者深深地恶意。脖子捕捉器,一旦套到犯人脖子上,内侧都是尖刺,想要扭头都不可能。执法者通过长杆一戳,很方便就可以套住犯人,恶毒程度不弱于雍正爷的血滴子。

欧洲中世纪发明之——佛罗伦萨腰带

佛罗伦萨腰带,这是典型的欧洲中世纪风格。相传,十字军东征的时候,那些个士兵和将领,为了确保妻子们不出轨,发明了这么个邪恶的东西。当然,还有一种传说是,妇女们为了在丈夫不在的时候,保护自己的不被别人侵犯。这东西还有几个名字:处女腰带、贞洁裤。不管哪种说法,看着造型就能感觉出发明者,满满的猥琐和恶心。

据说,2002年,英国一个富豪花了几十万英镑,做了一个镶满钻石的佛罗伦萨腰带,送给了自己的新娘。不管做的多么漂亮奢华,估计没有人会自愿佩带吧。

欧洲中世纪发明之——爱琵加的拥抱

确切说,这个东西发明于古希腊的一个斯巴达领主,他按照妻子爱琵加的相貌,铸造了铁塑像,塑像内部是尖锐的铁刺。他用来审讯犯人:你要是不老实交代的话,美丽的爱琵加拥抱你一下,或许会说服你。

这个发明的使用,多记载在欧洲中世纪,14世纪一直到18世纪都有使用的记录。欧洲中世纪还起了另外一个名字:纽伦堡的铁处女。把人塞进去,带刺的铁门一合上,剩下的就是撕心裂肺的哀嚎尖叫。这个发明者,是多么的丧心病狂。

这就是欧洲文明外衣下的黑暗酷刑,当然了,至现在很多欧洲人都不愿意承认,欧洲中世纪曾经的血型恐怖。

历史上最让人痛恨的发明,今天在这里说三件,分别是紧身胸衣、裸脚踝裤、针孔摄像机。
(女性抹胸装)

紧身胸衣不是现在社会的产物,在13世纪就已经出现了。

现在的紧身胸衣,有两种,一种是有钢圈的,一种是没有钢圈的。

女性胸部凸起,这原本是很正常的生理构造,可是就是有些人想尽办法来束缚胸部。其实紧身胸衣对女性健康来说,不是太有利的,尤其是带钢圈的紧身胸衣,不利于女性胸部发育,穿的时间久了还会不舒服。

那么这个紧身胸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呢?在我国古代女性有一种贴身衣物叫亵衣,这也是现在说的内衣。到了唐朝,出现了一种“抹胸装”,其实就是衣服领口比较低,比较紧,将胸部紧紧束缚。

唐朝的“抹胸装”是我国紧身胸衣发展的源头,不过近代紧身胸衣最早并不是出现在我们国家。在13世纪时,欧洲女子开始束腰来追求美, 同时早期的紧身胸衣也就出现了。
(打火机里的针孔摄像机)

针孔摄像头,让很多女性苦不堪言。

针孔摄像机是一个新的产物,发明它的出发点是好的,为了在一些特殊场合进行摄影。

但是物品本身是不分好坏的,就看是什么人用它。近年来经常爆出一些人在女厕所里偷偷安放针孔摄像头,来偷拍女性隐私。这种行为,让很多女性十分痛苦。

甚至有些不太正规的酒店,在插座、天花板、浴室也会偷偷放一些针孔摄像头,来偷拍一些个人隐私。有些情侣住酒店,他们的房事过程可能都会被拍下,所以不仅是女性,就是男性也是深受其害。

当然,针孔摄像机原本是高科技产物,应用正确,那是很好的工具。
(露脚踝裤子)

裸脚踝裤,让多少年轻人,在寒风中忘记可以温暖。

现在很多年轻人,为了追求所谓的时尚,在冬天里穿着也是十分单薄。

今年来一种“裸脚踝裤”更是深受年轻人喜欢,原本足够长的裤子,非要把底边卷起来,看到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却依旧选择露着脚踝的年轻人,真叫人心疼。

其实脚踝处,也是我们一个重要关节的部位,如果经常受寒,可能会落下病根。

这是今天和大家分享的三件令人痛恨的发明,大家有没有想到让人痛恨的发明呢?

不知道刑罚算不算是发明,但肯定是令人痛恨的。唐朝索元礼,周兴二人发明的“请君入瓮”,就是一个令人痛恨的一种刑罚。

唐朝大理寺推事院的索元礼,与刑部侍郎周兴二人把刑具开发到了极致,人进入推事院,要先过清洗,熟皮,摸骨,松筋,取暖五道程序,每一道程序都惨绝人寰,少有人能熬到取暖这道程序的。 首先清洗这道关就很难过,毛竹做的刷子蘸着辣椒水刷身体,那滋味就要命啊,到时候真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您知道他们是如何取暖的么?把人装在大瓮里,底下放柴火烧烤,最轻的从大瓮里出来之后,两只脚也会成为焦炭,如果加上水,还会把人活活煮熟。这就是“请君入瓮”。

这一切都是因为皇帝要收回权利,默认二人做出的。三年后,等到目的达成,他二人就成为了替罪羊。周兴,索元礼肆虐大唐整整三年,推事院里惨状不忍卒睹,男为猪狗,女为禽兽,童子残肢断臂,人皮装饰为墙,除地狱无可相较之。

这个问题很有趣,我来回答!
有句话说的很好:存在即合理。就是说所有存在的发明都是合理的。但是,合理是合理,并不能像金钱一样,使得每一个人都喜欢。历史的长河中,涌现了无数的发明,那么比较令人痛恨的发明有什么呢?且听我慢慢道来!

令广大男同胞深恶痛绝的发明,安全裤

开一个不正经的玩笑,许多的男人都会痛恨这项发明,如果发明者此时此刻站在我的面前,我会让他摸着自己的良心,问他痛不痛,哈哈!

玩笑归玩笑,安全裤对于女性来说是非常好的发明,不然也不可能受到女性的极大欢迎。安全裤作为避免女性走光的衣物,给女性的心理上面提供了极大的安慰。当女性穿裙子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多的后顾之忧了。

安全裤的起源可以追溯到灯笼裤,原本是男士的服装。这让我想起了丝袜,其实本来也是男士的服装,后来逐渐演变成女人穿的了。

对广大患者而言,听诊器是一个很熟悉的道具。

很多人去医院看病,都会被医生拿着一个听诊器在胸、背、肚子等部位听来听去,用来诊断病情。很多孩子在玩角色扮演游戏时,也喜欢戴着听诊器,扮作医生的样子。

可以说,听诊器造福了患者,也帮助了医生。

但如果医生们知道听诊器的发明过程,会不会觉得它是令人痛恨的发明?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闻,是听的意思,既要听患者的呼吸、说话、咳嗽等外露的声音,也要听患者身体内部的声音,以此作为诊断病情的依据,西方医学也是如此。

在西方医学界发明听诊器之前,“听诊”的方法已被广泛使用,当时医生把自己的耳朵直接贴在患者的前胸、后背或小腹部位,来探听患者胸腔、腹腔内的心脏、肠胃、肺部、气管等器官组织的活动情况,推断是否有病变,来辅助进行病情诊断。

不过,听诊的方法有一个问题。当时的医生都是男性,而听诊是要把衣服完全掀开,不能隔着衣服,那样会影响判断。如果遇到女性患者就比较尴尬了,不听吧,无法准确诊断,会耽误病情;听吧,直接把耳朵靠到女性的胸部,显得趁机沾人便宜。

古代人是比较保守的,所以古代中医在给女性特别是豪门贵妇看病时,往往隔着一层帘子,不合女性患者面对面,还发明了诸如“悬丝诊脉”等奇葩技术,而古代西方医生始终找不到合适的替代方法,所谓“医者仁心”,为了治病需要,只好跟女性患者“亲密接触”。

这种传统而“福利”的听诊办法,直到1816年才发生改变。

话说当时有一个叫雷奈克的法国医生,医术比较高明。有一天,雷奈克给一个年轻的豪门贵妇看病,需要用听诊法检查心脏情况。这个女患者胸部特别丰满,一方面很难直接贴近皮肤听诊,另一方面雷奈克也不好意思直接把耳朵靠在人家的胸脯上。

想来想去,雷奈克突然想到曾见过一群孩子玩“木棍传声”的游戏,他受到启发,把纸卷成一个圆筒,一头放在少妇的心脏部位,一头贴在自己的耳朵上探听,他果然听到了清晰的心脏跳动声,而且由于纸筒的扩音作用,这个声音甚至比直接耳朵靠上去听还要清晰。

这次偶然的尝试后,雷奈克得到启发,很快发明了一种单耳式木质听诊器,也就是现代医学听诊器的最初原型。临床经验表明,这种听诊器还是很靠谱的,帮助雷奈克解决了如何对女性、体型特殊、不讲卫生等特殊患者的听诊难题。

后来,随着听诊器在医学界的广泛使用,这种必不可少的医疗器械也在结合实践应用,不断地进行外形改进和功能完善,特别是在1851年,有人将其改良成双耳听诊器,能够更清晰地判断患者脏器活动情况,跟我们熟悉的现代听诊器已经十分相近。

可以说,听诊器的发明是医生走出的一小步,却是医学进步的一大步。不过,在一些人看来,听诊器的发明似乎剥夺了男性与陌生女性“亲密接触”的机会,据说时至今日,医生们都无法原谅这位发明听诊器的雷奈克医生。

我是专注历史文化的狄飞惊,欢迎关注我!

有,并且还得了诺贝尔医学奖,就是著名的“脑前额叶切除术”,专门用来治疗精神病人员。这手术说的太详细,很多人可能不明白,简单的说就是通过手术,把人脑的前额叶毁掉,让精神病人变得安静。

具体的操作就是:将脑白质切断器(图3左侧)插入患者颅内,随后延长导丝,通过旋动切断器来切除前额叶与其他脑区的联系。图3右侧的三个同心环指示切断器的插入位置,虚线表示莫尼斯估计的损坏范围。

在这个手术流行的时候,是没有任何设备可以直视观察的,纯靠医生的手感,那也就意味着,患者手术后脑区损害的范围、程度等都是很不精确的,但很多例手术确实让疯狂的精神病人员安静了。

其实并不是安静了,而是这些精神病人员变成行尸走肉了,因为这种手术破坏了所以情绪相关的东西。但表面上这些精神病人不闹了,也不打人,更不会搞破坏了,这让当时的精神病医院惊喜若狂。

最初这种手术还非常麻烦,需要技术非常高的医生才能操作,但后期又有医生改进了,更加简称粗暴,只需要先把病人电晕,然后通过每只眼睛的上面刺入破冰锥并通过徒手搅动破冰锥来切除前额叶。

这种手术不但简便快捷,而且还不需要很严格的消毒措施,只需要简单的电击工具、破冰锥、小锤子和简易的手术台便可执行,因而一经发明便有很多医生都学会,也变得极其流行,因为个个都会。

前面说了,其实这种方法根本不是治疗精神病,而是把他们变成弱智。然而在很多人看来,这就是好方法,于是这种手术扩大人群了,甚至把一些仅仅因为调皮捣蛋或者学习成绩不佳的孩子,都被家长送来切除前额叶。

直到1950年,才有大批的医学家站出来,反对这种治疗方式,认为这不是在治病,而是谋害。然后越来越多数据表明,这种方法不仅没用,更有可能导致患者出现更严重的问题,甚至死亡。

一个“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发明

在唐朝武则天时期,女帝武则天大肆任用酷吏,用刑残酷,而周兴就是武则天麾下的酷吏之一,这个周兴在当时把能想到的折磨人的方法用的淋漓尽致,以酷刑待人,屈打成招,滥杀无辜,但是人在做,天在看,周兴自己都没想到,他脑子里那些损人的招数会落到自己身上。

有人在武则天处状告周兴,武则天命令来俊臣审问周兴。这个来俊臣也是把周兴安排的透彻,他没有直接抓人审讯,而且请周兴吃个饭,并在饭桌上问周兴,如果有犯人不招供怎么办?

周兴一听,来劲了,就把自己想的损招说了出来,取一个大瓮,周边用火烧,然后把犯人放进去就行了,来俊臣听了之后,就告诉周兴:“既然你想的这么周到,那么你就先进去试试吧。”

兴曰:‘此甚易尔!取大瓮,令囚入中,何事不承!’俊臣乃索大瓮,火围如兴法,因起谓兴曰:‘有内状推兄,请兄入此瓮。’




周兴听了之后,就懵了,除了认罪,别无他法,他自己可不想进去变成烧烤,自己想的损发明最后自己受着,这就应了那句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古代的科举制度

“科举制度”在古代不能完全否定,科举制度的出现在当时确实是一种进步,但是后来的发展以及科举制度之下对知识分子的一种“荼毒”就比较让人痛恨了。

在古代,科举制度的出现为寒门学子提供了入仕的机会,使得他们能够通过自己的寒窗苦读拼出来一个未来。

但是,科举制度也使得许多知识分子被限制在这上面,考上了,欢天喜地;考不上,就什么都不是,有时候还会遭到人们的冷眼相看。由《范进中举》这个故事就能看出来,范进参加科举考试参加了许多年,一大把年纪了还在考试,周边人都看不起他,他岳父也是不把他当回事儿,结果最后考中了,他的岳父、邻居态度大转弯,开始了巴结模式。


而范进也因为听到中举的消息,高兴疯了,由这可以看出来科举制度下的弊端,以及对知识分子精神上的折磨,这个发明有一定的进步性,但是弊端也比较明显。

我挺多的吧,古代有好多惩罚犯人的刑具都比较恶心,就之前看过博物馆里边的那个木马,看着就特别让人厌恶。还有就是古代裹小脚的这个发明。这个发明就是非常让人痛恨,据说是历史上尹志平发明的。

主要是古代对人人人平等没有这个关键都是君王比较尊贵,平民比较低贱,所以对平民用的刑具也是比较让人讨厌的,还有很多,比如老虎凳,夹手指的那个。主要是针对女性的比较残忍,就比如对女性来说的宫刑 经常听过这个词,我给大家解释一下。

如果是男性的话,就要用绳子把小弟弟绑起来,包括子孙代,一块绑上,然后让血液不流通,自然坏死,然后拿利刃一刀割了。连着下面的睾丸一起。割掉之后就拿香灰一盖止血,还得拿根鹅毛插到尿道理,等过几天把鹅毛再拿开,如果尿成功了就算成功了,如果尿不出来,那这个人就废了,最后大概都会死于尿毒症吧。所以说古代的刑法还是很残忍的。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时尚频道,转载请注明出处:历史上有没有令人痛恨的发明?

相关阅读